踏花行 | 步步金莲

果子的头像
Trollius chinensis

这张照片,被本人用作各种注册头像,很久很久很久了

拍摄于2010年6月6日,新疆伊犁赛里木湖畔

金莲花

新疆原生种的毛莨科金莲花属植物

不是鬼魅的地涌金莲

不是潘金莲

不过,都一样的美貌啊


提起这张照片,真有种,说来话长的意思啊。作为一枚小清新,当年挺喜欢一个创作歌手,曹方。她有一首歌,叫赛里木。是她旅行到赛里木时,在湖边写出的歌。

于是顺手搜了一下,是个神马地方呢。然后跳出来的是类似这样的图片——

(嗯,这是我后来到了那里以后拍的)

当时就觉得亮瞎了眼啊。作为花痴,必须走起啊!

请了年假,买了机票就出发了。到乌鲁木齐飞了四个多小时,乌市到伊宁飞了一个多小时,伊宁到赛里木湖,两个多小时车程。

夜里九点,奔波了整整一天的我,站在了湖边。

新疆的日落在晚上十点半以后。九点的斜阳,还明亮刺眼。信步走到湖边,黄色报春的花粉,沾满了我的鞋面。

两朵金莲花,朝着太阳微微颔首,随风飘摆。

她们长在一丛原生鸢尾里。不同于德国鸢尾之类园艺品种,这些鸢尾植株低矮,粗壮,不到二十公分高,花瓣肥厚,淡黄色,一大片一大片,密密匝匝,一副野心勃勃的样子。那两朵金莲驻足其中,竟有些遗世独立的意思。

我围着她们拍了十几张,直到日薄西山,实在冻得不行,才往湖边宾馆走去。一进大堂,就看见吧台上这束金莲花。凑近了闻,清香四溢啊!那是一种比荷花更甜美,比茉莉更清新的香气。无以言表,难以忘却。

服务员见我如此喜欢,淡然说道,后面山上多的是!

于是第二天一早,我就往后山跑去。她真的没有骗我啊!

整个阳坡,遍地都是野花。橙色的金莲花成片地穿插其中。新疆地大物博,植被丰富,这些植物,可以确定都是当地原生的。远处墨绿色的高大树木,是新疆云杉,可以长到几十上百米高。在北疆,她们几乎随处可见。

新疆的日照时间长,光线炽烈,金莲花的橙色,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个燃烧的小火把,灼热,明艳。

单独顶生的花朵,花瓣极薄,又纤细,又柔美。

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在这个山坡上待了一整个上午……

当天下午在湖边,无意间又发现了这一片。带状分布,绵延两三百米。她们以种子自播繁殖,天生天养。

比较遗憾的是,这一片草场,是牧民夏季即将转场的区域,游客不能进入。隔着铁丝网,来回溜达,想找些不同的角度,未能如愿。

让我再看她一眼。这些倔强的生命,在这塞外的江南,这全天日照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西域大地,艳阳高照下,开她的花,结她的籽,随风播撒,生生不息。

回来以后,有人看到照片,问我,这么美,为毛不挖一棵回来啊!

废话!野生植物是能随便挖的么?哪怕带走一块苔藓,都有可能破坏当地脆弱的生态啊。

另,金莲花属毛莨科。这个科属的植物,喜冷凉,喜光,最忌高温高湿,即便移栽回我的家乡,也不可能存活。每年春天,花市里的花毛茛,花色繁多,花型华丽,每每到了闷热潮湿的梅雨季节,直接就烂根了。

其实,我从来不喜欢橙黄色系的花。不论在什么样的花境,这颜色都显得突兀。而且很难搭配。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这赛里木的金莲花,会让我如此欣喜,念念不忘呢?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?

也许只有你也去了这里,才会懂得。

这是我的微信公号

(BTW,除了赛里木湖,新疆还有很多地方有野生金莲花,比如喀纳斯,比如哈巴河。自己找吧。花期在五月底,六月初。)

 

 

相关植物: 

金莲花 | Trollius chinensis
毛茛科金莲花属
评论
共 2 条
惊喆

好美!希望明年花期的时候能有机会去。

2016.11.08
心花怒放

金莲花真漂亮!

2016.11.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