葱——叶直中空

林迹Cosmos的头像

“葱”字释源

首先,我们来考察一组同源词“囱、悤、窻、蟌、幒、聰、蔥”。

从音韵学角度,囱、悤、蔥、蟌、聰是清母,憁是心母,窻是穿母,幒是章母,韵相同,都在东部,皆是一声之转。

从文字学角度,请看下图:

分而论之:

囱,甲骨文为 ,金文为 ,象形,也写为“囪”,窗户之形,是“窗”的本字。

《玉篇》:“囱,通孔也,灶突也。”也指烟囱。

悤的金文。会意。现代简写为“匆”。

《说文》:“多遽悤悤也。”意思是神色仓猝慌张,清代段玉裁解释为(心中)孔隙很多(比喻情绪复杂)而心烦意乱。即现今的“神色匆匆”。

窻,即现在的“窗”,指天窗。

蟌,属于蜻蜓目的一类昆虫,腹部细长而中空。

三叶黄丝蟌(Sympecma paedisca)丝蟌科黄丝蟌属。

聰,本义是指耳闻声音而心能辨别真假。表示心中似有窗,通达明智。

聪明,即思维通透,理解性强。

西汉·刘熙《释名》:“窗,聪也;于内窥外,为聪明也。”

西汉·司马迁《史记·商君传》:“反听之谓聪,内视之谓明。”

北宋《广韵》:“(聪),闻也,明也,通也,听也。”

幒,在古代指开裆的裤子。也称为袴,在袴外面,再搭配一条似腰裙的衣裳。

根据义素分析法,从这组同源词中,均可以提取出“悤”有中空、贯通之义。

显然,蔥,源于其叶中空。加“艹”部表明它是草本植物。

《本草纲目·菜部·葱》:“蔥从囱。外直中空,有囱通之象也。”

事实上,葱字族和桐字族(包括“通、桶、桐、峒、筒、洞”等)也同源,后续“桐”字篇将详细论述。

葱(Allium fistulosum),百合科葱属。

属名Allium源于拉丁名称——大蒜,原意指其辛辣味。种加词fistulosum意思是空管状的,此处,拉丁名命名与汉语命名殊途同归,也表明叶空中通是葱最显著的特征。

上古时期,植物命名取象绝大多数源于其本身的某一个特征,这些特征一般是植物的形态、颜色、花纹、质地、习性、气味、滋味、地理分布和功能等,以商朝已经成熟的甲骨文为例,一个甲骨文字就是一幅画,将植物某个特征描绘出来,“桑”,指枝叶茂密之形; ,“栗”,指树上结着多毛的果实。这种表达方式是有局限的,作为客观存在的立体的桑和栗,被画成平面二维的图形,为了方便书写以及和其它植物区分,必然只能简化取其最明显的特征。

此外,古植物名称一般是一个单字,如“松、柏、葱、蒜”,古时也没有精细的植物分类系统,其一是古人认识自然还不够深刻,其二是相似的植物很难用文字画来区分,“果”,也是指树上结着果实,刻画方式和栗一样,区别就是栗在 的果实上多画一笔,表示其果实上多毛的性状。但茅栗、板栗、锥栗这些栗属相似的植物,就难以描绘了。这也说明一个古植物名称代表一类植物,像现今的一个科一个属,或囊括多科多种。

事实上,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,出现的新事物新名称已不可同日而语,但人类给事物命名的方式却变化不大,以古时的“松”,现今的松科为例:

同样的,今人给植物命名取象,也是源于植物的形态、颜色、花纹、质地、习性、气味、滋味、地理分布和功能等特征,只是植物越分类越细致,植物的名称由上古的单字变成了多字(多个字的植物名称一般是偏正短语,连绵词除外),这个多字的植物名称也只是源于其多个特征罢了。

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,早在文字出现之前,语言已经出现。人们用语音来传达意思,所以,很多事物名称源于语音。而拟声词是很多名物命名的根源。如上面的 ,依据字形,是树上结着果实之形。上古音系中,声符是果,韵在歌部,拟音kloːlʔ,很可能源于果实掉在地上滚动的声音,即“骨碌碌gululu”。据此探求事物命名的源头,包括两大方法:因形求义和因声索义。

当然,除了植物本身性状外,名称的来源还有多种,如假借,“豆”原为一种酒器,假借为植物名称;如音译,葡萄,以前又称蒲桃、蒲陶,是大宛语badaga的音译,探讨音译词的文字像葡、萄、蒲、桃是没有意义的,它的义存在于声音中。关于植物音译词的渊源,以后专文详述。

“葱”的衍生

根据“中空而通”的源义素,“囱”孳乳出“悤、蟌、幒、聰、蔥”等字,而蔥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的事物,又具有本身的特征:

因葱的青翠色,孳乳出“骢”(青白色毛的马)和“總”(青色的丝织品)等字,派生出形容草木青翠茂盛的葱翠、葱茏、郁郁葱葱等词。

人类有至少3000多年栽培葱的历史。葱本身的圆筒叶、青翠色和辛辣味的性状已深入人心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类认识自然的加深,原有的字已经不足以用来描述事物了,人们在遇到新事物的时候,第一反应即是用自己熟知的相似事物来代替。如李白的《古朗月行》:“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”李白小时候看见月亮,但说不出它的名称,就用已知的外形和颜色相似的白玉盘来代替。同样,古人在山林中发现红刺葱时,也不知该如何称呼,接触后发现其具有辛辣的气味,就用常见的葱来命名。

红刺葱

红刺葱(Zanthoxylum ailanthoides)即椿叶花椒,也称食茱萸。芸香科花椒属。

事实上,红、刺、葱分别代表了它的三个特征:红色果实、茎杆具刺和散发似葱的辛辣味。

伴随人类文明的进步,人们发现红刺葱是乔木,就改“葱”为“楤”。

现代的植物分类是根据植物的花和果实,分为不同科属;而作为文字,是根据偏旁部首,植物名称被归为“艹、木、⺮、瓜、禾”等部。如“棉”,原为“绵”,指蚕产的丝绵。后借用于棉花,称“木绵”,南宋时合为“棉”字。

再如“猬实”:

猬实

猬实(Kolkwitzia amabilis)忍冬科猬实属。果实外有黄色刚毛似刺猬,故名。
猬在古时也称“蝟”,因其遇敌时身体卷曲,缩成一团,将刺朝外,形态与虫类遇袭时相同,故以虫旁,随着认识加深,人们将其归为兽类,定在哺乳纲猬科猬属。原来的植物名称“蝟实”现也更改为“猬实”。

楤木

楤木(Aralia elata)五加科楤木属。

密生直刺的楤木,名源于同样具有茎刺的红刺楤。以一种植物的性状来命名另一种植物,是植物命名的常见方式,本质在于两者至少具有某一共性。

葱、红刺楤、楤木的命名关系为:

葱的地理起源和品种分类

葱起源于中国西部、中亚和苏联的西伯利亚,由野生葱(Allium altaicum)在中国培育而来。

在不同环境胁迫选择下,形成三个栽培型葱的次生起源中心:

葱属植物包括 #葱‍ 、 #洋葱‍  、 #蒜‍ 、 #韭‍ 和薤等约700种,大部分分布于北温带,国内约150种。

葱的品种主要包括大葱、分葱、楼葱、细香葱、洋葱和羊角葱等。

大葱

大葱(Allium fistulosum var.giganteum)辛辣味比较大,主要分布在北方。冬天可露地越冬,也称冬葱。山东有“大葱蘸酱,越吃越胖”的说法,证明大葱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。

分葱

分葱(Allium ascalonicum)主要分布在南方,是大葱的迷你版。

洋葱

洋葱(Allium cepa)

种加词cepa:头状的,指洋葱的鳞茎形状。

原产亚洲西部,现世界各国广泛栽培。

在西方,洋葱素有“蔬菜皇后”的美誉,具有特殊的食疗价值,备受人们推崇。

鳞茎中肉质的叶鞘紧密重叠,在被层层剥开时散发大量硫化物,产生的辛辣味刺激眼膜而催人泪下,当剥到中心位置时已流泪满面,这常被用在文艺作品中,用来比喻深爱、暗恋等。

 

大花葱

 #大花葱‍ (Allium giganteum)

种加词giganteum:硕大的,指花序大。

大花葱是园林中优良的多年生观赏花卉,常用于花镜和岩石园,品种约400个。

大花葱的球状伞形花序,由2000多朵小花组成。在昆虫传粉时,相对于单花,多朵小花的花序受精结果的效率更高。

由“葱”命名的植物

上文提及,人类栽培葱的历史悠久,葱的形象已深入人心,当古人探索自然,遇到与葱某个性状相似的植物时,会条件反射般的用“葱”来定义新的植物。用旧的熟悉的事物来定义新的陌生的事物,是人类思维发展的必经阶段,因为新事物不断涌现,而文字发展相对缓慢,人们无法为每一个新事物造一个新词,这样不经济,也没必要。跟文字具有本义和引申义、比喻义一样,植物的名称也是从本身性状出发,引申出新的植物名称。

葱本身的意象,主要是叶中空、青翠色和辛辣味。而定义新植物时,常用叶中空和辛辣味这两个特征,因为青翠是植物的普遍性状,无法突出新植物的特征。

分而论之:

水葱

水葱(Schoenoplectus tabernaemontani)莎草科水葱属。

叶细长中空似葱,常生长在水边,故名。

多年生宿根挺水植物,优良的园林水景材料。

葱叶兰

葱叶兰(Microtis unifolia)兰科葱叶兰属。

叶1枚,生于茎下部,圆筒状似葱叶。

葱芥

葱芥(Alliaria petiolata)十字花科葱芥属。

葱芥散发类似葱的特殊气味,故名。如果将其命为“葱味芥”,则更容易被发现它的名源。注意其属名Alliaria源于葱属属名Allium。

鸦葱
鸦葱果序

鸦葱(Scorzonera austriaca)菊科鸦葱属。

头状花序单生茎端,当结果时,种子上附有白色毛,整体上像葱的球状伞形花序,故名。

红葱
红葱

红葱(Eleutherine plicata)鸢尾科红葱属。

紫红色鳞茎卵圆形,鳞片肥厚,与葱的鳞茎类似。

田葱

田葱(Philydrum lanuginosum)田葱科田葱属。

叶剑形,整体形态与葱相似,生长于田间,故名。

葱莲

 #葱莲‍ (Zephyranthes candida)石蒜科葱莲属,又名葱兰,叶狭线形,整株形态与葱类似。

葱莲,按植物分类的观点,其花的特征与莲、兰根本不同,是因为人们用熟知的莲、兰意象来代替命名时陌生的葱莲花朵。

葱的文化浅析

从古至今,葱都是一味重要的调味品,也具有多种药用价值,是典型的“药食同源”。

先秦《诗经·小雅·采芑》:“服其命服,朱芾斯皇,有玱葱珩”。身披君王赐予的战袍,朱红蔽膝辉耀明亮,葱绿玉佩相碰交响。这里的“葱珩”指翠绿色的玉佩。

辞书之祖《尔雅·释草》:“茖,山葱。”在山间生长的叫茖葱,暗示当时已有多种葱类植物被利用。

战国时期《山海经》:“边春之山,多葱、葵、韭、桃、李。”《山海经》不是一本志怪小说,里面很多都是客观描述,如植物。
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内则》:“脍春用葱,秋用芥、豚。”

宋·陶谷《清异录·蔬·和事草》:“葱和美众味,若药剂必用甘草也,所以文言曰和事草。”葱可以调和菜肴中各种原材料的味道。

南朝·贾思勰·《齐民要术》:“葱有冬春二种,有胡葱、木葱、山葱,二月别小葱,六月别大葱,夏葱曰小,冬葱曰大。”当时人们已栽培不同品种的葱,且有分类依据。

明·缪希雍《神农本草经疏》:“葱,辛能发散,能解肌,能通上下阳气,故外来怫郁诸症,悉皆主之。”葱类植物具有葱蒜辣素,能杀菌,助消化。

佛教禁止吃的荤菜,不仅指肉食,还包括荤腥的蔬菜。

《楞严经》:“一切众生,食甘故生,食毒故死,是诸众生,求三摩地,当断世间,五种辛菜,是五种辛,熟食发淫,生啖增恚。”

五辛,即葱、蒜、韭、薤和兴渠这五种植物,前四种都是葱属植物,而兴渠即伞形科阿魏(阿魏,是吐火罗语ankwa的音译),一种具有强烈蒜臭味的植物(葱属真是“臭名远播”)。

《楞严经》认为弟子吃了五辛,容易犯戒破坏修行,且葱臭味简直类似邪魔歪道。

宗教要宣扬教义,凝聚人心,更要借助美好的意象。如圣花——莲,以及香道,所以八角、茴香、桂皮、胡椒等香料是不禁的。

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,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。” 葱根茎嫩白细长,用来形容刘兰芝的手指纤细洁白。

在民间美术中,葱常与藕、菱、荔枝画在一起,意谓“聪明伶俐”。

谚语:葱三薤四。栽培时葱为三支一束,薤为四支一丛。

 

注:所有图片均源于网络
转载请注明出处,尊重作者的辛劳
参考资料太多,懒得列了
做了个植物与文化的公众号,欢迎大家来访

 

相关植物: 

洋葱 | Allium cepa
百合科葱属
| Allium fistulosum
百合科葱属
葱莲 | Zephyranthes candida
石蒜科葱莲属
大花葱 | Allium giganteum
百合科葱属
文集: 植物与文化
前言: 

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中,植物广泛融入我们的生活,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,具有显著的人文性和实用性。得闲时慢慢梳理总结于此,大家可来讨论,评述。